担忧过后,还是要解决问题——专访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召集人陈智思

0 Comments

担忧过后,还是要解决问题——专访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召集人陈智思

  (年终特稿)担忧过后,还是要解决问题——专访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召集人陈智思

  中新社香港12月21日电 题:担忧过后,还是要解决问题——专访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召集人陈智思

  中新社记者 韩星童

  临近年末,香港疫情卷土重来,这勾起香港特区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召集人陈智思的相关记忆。他在日前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感慨:“今年感觉最深刻的,一定是‘扑’口罩。”

  “当时真的糟糕了。”年初疫情于世界各地蔓延,“口罩荒”成各地共同窘境,特区政府全球口罩采购自然进行得不顺利,库存量一度仅剩1200万个,只够政府部门使用一个月。“其实所有国家防护装备都不够,大家都在找口罩,真的很恐慌,我知道政府是没有办法了,压力很大。”

  陈智思也托世界各地的朋友帮忙,四处寻找口罩货源。“结果还真被我找到一个”,经朋友辗转牵线,听闻一家非洲生产商手里有批货。

  照以往规矩,交易步骤是卖家开报价单——买家看货——双方讲价。但非常状态下,“一个口罩1块不到,现在涨到4块多,对方开价几千万,不可以看货。你要不要?你根本没有选择。”不合规矩的做法,令一向行事谨慎的特区政府犹疑,再三向陈智思确认生产商是否可靠,“但这没人能保证,我也不认识对方。”他理解特区政府的担忧。

  那就这样放弃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批口罩?或者碰碰运气?当特区政府还在作紧急商议,来来回回地与生产商沟通时,那批货已被新加坡“抢”走了,前后不过两个钟头。陈智思用了“抢”字,“是的,抢,那时非常疯狂。”他笑道。

  不论是年初尚未平息的社会事件,还是随后一波接一波的疫情,香港的2020年“每天都充满新挑战”。陈智思说:“没想到国安法一落实,街头暴力就消失了。与此同时,不论是特区政府或行政会议,充沛资源和经验下应付疫情也愈发得心应手。可以说,社会大致稳定下来。”

  不过,他话锋一转,直言“核心的问题还没有解决,例如社会撕裂。”他思量年輕人的焦虑,关于城市前途和自我出路的迷惘,“有些人担忧香港的地位,会不会在未来的发展中被边缘化,那他们将来发展方向又如何?”陈智思说他完全明白这种担忧,“你以为我不担忧吗?我是老板,我的公司也可能有一日被边缘化,也可能被市场淘汰。”“但担忧之后,仍要解决问题。批评不能解决问题,你只有去学、去融入。”

  这场访问在陈智思名下公司的会客室进行,墙上那幅名为《盛世明珠》的油画,占据了半面墙。画面是2007年香港回归10周年庆典,绚烂维港烟花下金紫荆盛放,跃动的舞龙扬头向上,数百政商界名流齐聚一堂,举杯同庆。走廊里有另一幅同系列画作,主题是1997年香港回归日,“又是另一番场景,另一班人物。”陈智思说,若画家再画一幅2017年回归20周年庆典,三幅对比来看,很容易看见融合的程度在一步步加深。

  陈智思认为,配合国家发展,从中寻找到机遇,是香港未来出路。历史悠久的法治基础、开放的贸易环境、优渥的专业人才,都将令香港在国内外贸易中稳守独一无二的“中介人和促成者”地位。

  “去年很多人说,香港出了这么大的问题。事实证明,中央仍然在各方面给予香港大力支持,巩固国际航空枢纽地位,推动港深创科合作,在大湾区中香港仍是很重要的角色。”陈智思说,这些信息从新一份《施政报告》亦可窥见。

  “很多年轻人看不到眼前的机遇,因为觉得没有即时的好处。”陈智思认为,不论是大湾区建设还是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效果或非立竿见影,但继续往前走下去,将逐步看到成果,到时也许一些问题会迎刃而解。(完)

【编辑:丁宝秀】